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6 自给自足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孟东辰的大嫂轻蔑的说完这么一大段话,还丢在柴房门口,一箩筐的黄豆,以及一个小菜篮子。
      箩筐,菜篮子这些都是公公自己用竹子编的,事实上农村庄家户们会编这些东西的多的很,没法成为多大的商机。
      小农经济的乡下地方,本就是各家自给自足。
      婆婆站在院子厨房门口撇到大媳妇这么对付三媳妇,也当做没看到。
      确实在她看来,给三媳妇找点轻便的手头活计,是为她好,不然真白吃几天饭啊!
      她做新婆婆的,不得不做个高姿态,说让她好好修养几天罢了。
      即便换成她自己生这点小毛病,也没说家里什么事不管不顾,真好好歇几天的。
      赵德楠什么话也没有说,默不作声的将门口的一箩筐的黄豆抱进柴房里。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不开口说话,但是剧烈咳嗽还是可以的,你们孟家不是已经将自己当成重病患者隔离起来了么?
      都隔离自己在单独一间土房子的柴房了,怎么还有不怕死的过来找自己呢?
      寒冬腊月的也不怕过了病气,懊悔死你们啊?
      烤火!
      既然婆婆刚刚开口说自己可以在柴房烤火,那就不客气了,不冷是不可能的,生病也是大家公认的了!
      她不花钱看大夫,还不能烧点柴火暖和暖和?
      反正她不会真的憋屈死自己的,忍气吞声的同时,该对自己好的还是要对自己好。
      若是不小心气着孟家人,她觉得正好。
      暂且她要树立这样的人物形象,有点忍性,有点脾气,有点不懂事。
      不算好的媳妇将来孟家扔起来才会利索点。
      婆婆一直注意着厨房隔壁一间柴房的动静,这么快看到新媳妇烤火柴,瞬间呕气的要死。
      她就开口说一句漂亮话而已,没想到这赵家女竟然当真了?
      这不仅仅是不懂人话,更是不懂过日子的。
      当真柴房里码好的棍子柴是不要钱的啊?
      万一后面下雪封山了,原本全家人准备的柴火,岂不是不够了?
      “气死我了,果然是便宜无好货,看看,一点都不知道过日子的,难怪赵家不要钱也要扔给我们家,简直气死我了!”
      婆婆一个人在厨房自言自语之后,一怒之下,把锅铲子砸在锅盖上,碰的一声传多远的。
      好做什么姜汤啊!
      病不死她!看她这么会心疼她自己的,还要自己这个老婆婆伺候她什么?
      老二一房人听到动静,孟东辰二哥孟东升装着没听到,二嫂孟郭氏却幸灾乐祸起来。
      速度将自己的剥大蒜任务,全部拖出去交给三弟妹,趁着婆婆对她发怒的时候,正好甩出去这件事。
      “三弟妹,我是你二嫂,昨天你也见过的,今天你好好的怎么就生病了呢?怪可怜的。
      这两箩筐的大蒜头,我让给你剥吧!正好剥大蒜的时候多少沾沾大蒜味道,对受凉还是有好处的。
      就是剥的时候注意点,不要露出来蒜仁,不然过年后不好排蒜,家里每一年靠大蒜得几个钱,给东辰买点纸笔呢!”
      二嫂孟郭氏虽然才二十一岁,也才生了个三岁女儿,但她一点不惧孟家公公婆婆。
      关键在于她长得好看,被二哥孟东升稀罕的很,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无条件的护着,导致公公婆婆拿二媳妇也没有多大的办法。
      这也是她敢起分家心思的底气,她家男人撑着她。
      郭氏嘴巴还特别能哄人,早早哄得孟东升跟她统一了思想。
      与其辛辛苦苦很多年供着不知道结果的亲弟弟,不如存几年钱,等他们自己生了儿子培养读书,不是更有把握?
      这样明年开春后清河道淤泥的徭役就能直接推了,上次孟东升做摊派徭役的时候,差点被人砸断大腿。
      为此,夫妻两人心有余悸,老大一房也感同身受,每一次完成县镇摊派徭役,总要掉几层皮,年年还有死掉的。
      凭什么他们累死累活的,老三足足二十岁了,一次徭役不参加,还吃家里最好的穿最好的住最好的?
      但凡在三弟身上少花一点银子,他们两个也不至于累的这么狠啊!
      爹娘偏心眼这么狠,真当他们两兄弟是捡来的么?
      赵德楠看到柴房门口又送来的两箩筐大蒜头,没有给二嫂笑脸巴结讨好,也没有开口怼回去。
      默默地等人走后,再抱进来两箩筐的大蒜头。
      好在村里人家,家家户户都会建个不小的柴房,用来堆放山里砍捡的柴火。
      田地里麦秸秆或者稻草,农户人家大都不够自己烧柴的。
      因为要用这些软和的搓麻绳,编草席,编蓑衣,编草鞋,铺床底,甚至打碎了跟泥巴和一起建土房子土院子。
      反正用处比柴木多多了,自然家家户户尽量使用山里杂草或可以砍的柴木。
      赵德楠趁着院子里没人,跑出去扒拉一大捆的软稻草,直接铺在柴房的柴木上,又软和又暖和。
      老婆婆看到后,又好好的气了一回,可真是半点不会委屈她自己啊!
      “后悔死我了,真是后悔死我了,早知道是这么不会过日子的,我怎么也不能图便宜啊!”
      “娘,算啦,到底是三嫂了,别叫三哥看了不舒服,我给三嫂送一床盖被过去,总不能对她太过了,最后伤的还是三哥脸面。”
      十三岁的孟东萍最为维护自己的三哥,对三哥充满期待信任。
      虽然也不算多看得上赵家女三嫂子,但是爱屋及乌的给她面子也是维护三哥面子。
      “你哪有多余的被子给她盖?这么冷的天你要是也冻病了怎么办?
      别管她,她半点不会委屈她自己,才让她进柴房待着,她就能烤起来柴火,还拔了一大捆稻草,你看看,这是能委屈自己的人么?气死我了!”
      婆婆坚持不答应,气的要死,却没法在今天对她怎么样,外面还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自家的笑话呢!
      “娘,就听四姐的吧!四姐盖的被子给了三嫂,回头我跟四姐一起盖我的被子,挤一起也就几天时间。
      三嫂几天下来应该要好了吧!到时候娘你让她加倍干活就是了!
      正好快过年了,家里到处要洗洗干净,还要准备年货,娘到时候洗洗的活计,全给她吧!我满手都是冻疮,今年让我养养手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