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5 求仁得仁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至于此女会被长辈安排去哪睡觉,跟他无关。
      反正婚房,这个孟家最好的住处,他是不可能让出来给赵德楠的。
      全家人合力建造最好的屋子,那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她。
      更何况她自己作的生病,也是她自己受着,她应该是求仁得仁。
      果不其然,一大早赵德楠的咳嗽声音,惊动了孟家其余人之后,赵德楠的婆婆就最先堵过来了。
      “你生病了?”
      泼辣精于算计的老婆婆,站在赵德楠刚刚开门的门口,一脸的乌云密布。
      这一句话不是关怀的问句,而是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
      近五十岁的婆婆,苍老的状态甚至还不如现代人的六十几岁。
      满头白发,满脸皱纹,满是老人斑,清瘦的身躯还微微有些驼背。
      个子本就不高了,这么微微驼着背,看起来更矮了一些,似乎不到一米五的样子。
      可她的双眼却锐利扎人,充满力量。
      她不敢想象昨晚上自己的儿子,会不会被这个不要钱的媳妇传染了病气。
      “婆婆,我昨晚上一直好好的,早起的时候才有些忍不住的咳嗽!”
      赵德楠轻轻的低着头红着脸解释着,暂且忍耐啊!
      她一个不花钱得来的媳妇,还能指望婆家人多看重?
      就是要和离要休妻,也绝不能在刚刚结婚这一会,不然传出去绝对是自己失了贞操的原因。
      她是打算这辈子一个人过的。还打算努力开个女户。
      但若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的话,无法开女户的话,她也可以找一个靠得住的普通男人,过一辈子平凡生活。
      也许,还能看到儿孙满堂哪!
      不论她得偿所愿一个人开女户了,还是不得已的另外找个靠得住的男人,她这方面的名声,都是不能丢失的。
      “站在那等着!”
      婆婆一脸的轻慢,但自认是忍下去了火气。
      既然是早起才咳嗽的,那么昨晚上应该不会过气到儿子身上吧?
      先检查看看元帕上有没有落红,就怕便宜没好货啊!
      嗯,还算没有太坑着儿子。
      若非赵德楠父亲弟弟都是读书人,赵德楠本人又是特别能种田持家的,她哪会要不花钱的便宜货给儿子当媳妇?
      但愿赵家将来也能高中,不然她就太对不起自己的儿子了。
      鉴于赵德楠咳嗽的越发厉害,婆婆当即做出决定,就她一个人喝茶算了。
      家里其余人哪个都尽量不要跟她接触,寒冬腊月的,谁都不能轻易生病,一个不好是要出事的。
      再说了农村人,本就没有那么多讲究。
      过日子要紧的是会过日子,而不是这些虚的。
      不是自己瞧不起赵家,赵德楠出嫁的时候,绝对是身无分文到了自己孟家的。
      还能指望她从赵家带过来一根柴木不成?
      赵家没有为赵德楠做任何的准备,自家自然也不需要给她半文钱见面礼。
      “这间柴房看到了吧?这几天你就待在这里,哪儿也不要乱串。
      冷的话,就用这个火盆子烧点柴火,烧多少回头你自己上山砍多少来补上。
      这几天吃的喝的,我会给你送来的,要是你自己觉得撑不下去的话,再请大夫吧。
      你娘走后,你也是当过家的人,知道一个家里不能有生病的,更加知道我们这样的人家,一文钱恨不得掰开两半。
      好了,你自己好好养着,家里这几天也不要你干活了,也不知道你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嫁给了我儿子!”
      孟东辰的娘,没好气的走了。
      新婚第一天,本该是喜气洋洋的日子,结果就是这么的晦气,还不能开骂,不然全村人都要看自家的笑话。
      就这样,村里已经有人背地里笑话自家,找个不要钱的,回头不被赵家连皮带骨的啃一大块肉,算他们输!
      呵呵,她哪会不知道便宜没好货!
      更何况还是一文钱不花的。
      但自家什么情况?外面人不知道自家人还不知道?
      如今读书是真要读不起了!
      赵家早就卖祖田了,他们孟家,真正能当成劳力的也就自家大儿子二儿子。
      小叔家的儿子东英十五岁也有力气,但不仅吃的多,也面临即将找媳妇的年岁。
      小叔跟这个侄子东英还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小叔家十三岁的女儿东婷已经有不对付自家的苗头,想撺掇东英父子两人跟自己这一房彻底分家了。
      说到底还是不看好自己的三儿子,不想在东辰身上花钱了呗!
      哼!
      眼皮浅的,也不想想你们一家三口人,将来万一要靠自己三儿子东辰呢?
      现在多贡献一些怎么了?不应该么?
      孟东辰母亲想到这些,就糟心的很。
      因为不仅仅是小叔家有苗头,自家两个儿子,更是有苗头,甚至已经在藏私房钱了。
      要不是这样她能憋屈东辰找个不花钱的货?
      果然便宜无好货,更何况是不要钱的。
      找个媳妇身无分文的嫁到自家来,什么事还没有为自家干,就先生病的让自己这个婆婆反过来伺候她了!
      一想到这个,孟东辰的娘就呕得慌!
      怄气之下的她,故意没有给新媳妇在柴房准备任何被褥之类的。
      事实上各房自己都冷飕飕的,谁能有多余的给她啊?
      只能怪她自己!
      哪个新娘子新婚后的第一天就生病的?真真是晦气死!
      可万万要撑住了。
      不然更要呕死自己了。
      想到这的孟东辰母亲,终究还是不安的去给赵德楠熬姜汤去了。
      婆婆刚刚离开,赵德楠就见到了三辈子的大嫂,二十六岁的吴小花,孟吴氏。
      她依旧是精瘦的身躯,带着算计又轻蔑的眼神,这样的眼神,在前三辈子自己初为人媳的阶段里,一直是忍下来的。
      直到自己开春速度挣钱后,她眼里的轻蔑没有了,有的只是更多的算计。
      三辈子的她,为了攻略那个禁欲系男人,任凭孟家女人们对她的各种算计。
      无外乎钱财呗,做任务人的自己,从来没有在乎过钱财,她们谁扒拉自己的钱财,自己都睁一眼闭一眼的给了。
      “诶呦,才第一天就生病了啊!真是晦气的很哦!
      也亏得你嫁到了我们孟家,不然换谁家都要不高兴的,亏得婆婆这么照顾你,让你这几天好好歇着,什么事都不干。
      照我说,其实也不能这么干耗着,不然胡思乱想的太多,病的反而厉害。
      我是你大嫂,想来你昨天见过我不应该忘记了,见面礼省就省了吧!
      估计你们赵家也没给你带一个铜板过来,我这个大嫂也不敢指望你给我们带上自己做的鞋子衣服了!
      诺,这是过年要磨豆腐的黄豆,你没事就在柴房里面好好捡捡。
      坏的豆子也给我留好了,回头我好的坏的都要称重的,别以为没人看着你就偷偷烤豆子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