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3 为自己活一次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空间的所有边缘,都是凝实的白雾墙,手推不动,脚踹不动。
      空间里的最中央,是凹进去的,大概凹进去四五亩面积的样子。平均落差大约两米吧。
      凹进去的底部还是黑土地,不过底部的黑土地不是松软的,反而很硬。
      难道这里就是最初起白色蘑菇云的那个点?
      赵德楠蹲在最中央凹进去的地方,敲敲打打后,还是不能做出任何判断。
      她在成为任务者的时候世界观就崩塌了。
      现在再塌一次,赵德楠依旧能接受。最坏的结局,魂飞魄散,她都有过思想准备的。
      成为任务者后,她就知道任务失败的后果,是魂飞魄散在任务世界。
      一想到这个,赵德楠忍不住哭了!
      哭的不能自已!
      她解脱了莫名其妙任务人身份,她还拥有了传奇的空间田地。
      哪怕这里什么都没有,但她还是激动的哭了!
      这么久了,可以为自己活一次了吗?
      不需要娘家做靠山,也不需要丈夫为靠山的活一次了吗?
      甚至可以不需要依赖孩子活一次了吗?
      她想开女户!
      可是她知道这个世界要开女户,要面对的压力太大了。
      要求无夫家无娘家,若有儿孙必须交由宗族。
      女户之内只能是女子自己,也允许女子带着女儿,孙女,但都只能是女子。
      最后还有一个条件,至少有十亩田。
      因为女户不能服兵役,甚至不能参与里正安排的挖渠之类的杂役,那么只能让立了女户的女子缴纳粮税,并且是普通农户的双倍。
      普通农户粮税是十抽三的税,女户则十抽六的高额粮税。
      这么定的初衷,其一逼女子不要出来立女户,毕竟粮税高。
      其二防止有人因此不忿女户,毕竟其余兵役杂役女户不参与。
      如此算是一个平衡吧!总归逼你之余还是给你活路的。
      但这对赵德楠来说,难处一个比一个难搞定。
      其一孟家必须放妻,不管是休了还是和离,得先恢复单身,这是前提条件。
      其二被孟家放妻后,赵家如果要回自己这个女儿,哪怕为奴为婢,或是被卖了,再或者是被赵家又一次嫁了,她都无权抵抗。
      这该死的大秦,女人就是这么的没有地位。
      她从前就吐槽过凯哥,说那么多牛逼的任务者,到了这样的世界,再怎么也要争取一下女人地位的吧?
      可惜凯哥的回答,是那么的无情。
      作为任务人但凡有这种多管闲事的想法,基本上在菜鸟级别就挂了。
      想想也是,她从前也是菜鸟任务者,三辈子的机会,她一心一意的经营,等待,守候,付出,依旧是逃不过失败的结局。
      也只有自己这个没有被彻底销毁的菜鸟,赚来了一次为自己而活的机会,才有心思想到争取女人的地位。
      所以说人啊,都是从自己立场考虑问题的,自己也没有例外过。
      只是后续如何,赵德楠不打算现在就想明白,暂且先回床上,她出来时间不短了,也不知道那个三辈子的陌生丈夫,醒来没有。
      反正他没找自己,就当他睡着的吧!
      这个男人最会装,装睡着对他来说小事一桩。
      装没看到自己的痴念眼神,装看不见自己对孟家的付出,装看不到年幼才懂事的儿子疏远自己。
      能装到自己死在他眼前三次,都不起波澜的,说实话,她是真认输了!
      她要解脱!
      解脱自己,也顺便解脱他吧!再顺便解脱那个还没成胚胎的儿子吧!
      从此以后,应该再也没有一个叫孟海扬的男孩,对自己这个母亲,从依恋到疏远再到引以为耻了吧?
      今晚上的孩子,自己一定不能要,可惜不是从前,能买紧急避孕药,即便为任务人的时候,也能从系统商城里换购药品。
      不过再想想从前自己菜鸟的身份,积分为零,即便想换购任何商品,都只能干瞪眼。
      高级任务人虽然没有菜鸟三次完成任务机会,但凯哥说过,完成一次任务,积分便暴涨,奖励丰厚。
      呸,呸呸呸!
      不能想任务人了,好不容易脱了任务人的捆绑,能为自己活了,不香吗?
      不想要孩子,也不是没有办法啊,非得依赖系统凯哥找办法么?
      靠自己!
      从现在开始习惯靠自己一个人!
      没有系统凯哥给自己资料数据,自己还成了傻子不成?
      再说了系统凯哥查资料,不也赊欠积分的么?
      试试看受凉吧!
      今晚受凉,明天一大早拉肚子,不仅仅有可能弄的无法怀孕,还会彻底的让枕边人厌恶。
      反正她也不指望这个丈夫了!
      都被人冷淡的被动的守了三辈子活寡,这辈子先彻底解脱这个丧偶式的婚姻吧!
      赵德楠回到这个青砖婚房,昏暗的烛光下,背对着外侧的新婚丈夫,显然在自己下床期间,装作熟睡的故意翻了身。
      从之前的平躺到现在的背对着自己的侧躺。
      挺好,装的挺好。
      孟东辰,你别着急,暂且忍耐忍耐,等我想办法,解除你我这三辈子的孽缘。
      轻轻***,寒冬腊月里结婚,很不错的得了两床大红新棉花盖被,以及一床厚实新棉花垫被。
      老实说身上盖两床新被子,下面垫着一床更厚的,正常人都会非常满足,真的感觉不到寒冷了。
      但赵德楠知道,这孟家也只有孟东辰一个人有这样的优待,全家人都可劲的供他吃好穿好睡好,甚至包括孟家小叔一家子,都在努力供着他。
      全家两大房的人,都住的土砖房子,土砖院子,两大房并排各建了大院子。
      孟家在孟家祠村的靠后山脚下,起初孟家建在这个地方,是便于孟家打猎,孟东辰的爷爷便是一个好猎手。
      当然一般好猎手的归宿,还是在山上。
      孟东辰爷爷留下的两个儿子,孟东辰的爹,也学了一身本事,但遇上服兵役,就出征了!
      这一出征就是好几年,好在家里有孟东辰的叔叔接着打猎养家。
      后来孟东辰的爹退伍回来,人看着是好手好脚的,但因为受过严重撞伤,差点死了。
      勉强活着回来了,但从此不能算正常劳动力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