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2 惊喜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而她丈夫的这座靠山,三辈子只给了她外面场,他自以为的给足了自己面子吧。
      而事实上,男人若长期冷淡嫡妻,这里的人一般都认为嫡妻触犯了男人逆鳞,不然没有哪个男人不想要更多嫡子的。
      就是这样的主流思想,让自己无论怎样宝贝呵护疼爱唯一的儿子,他都会在懂事后逐渐疏远自己,直到看不起自己这个母亲。
      而他三辈子的嫡妻,哪怕不是同一个女人,但随着他的影响,或许随着主流思想影响,都看不起自己这个被男人冷落了一生的婆婆。
      忽然间,赵德楠觉得自己想这么多了为何脑海里面还不炸?还在不断的扩大蘑菇云?
      等死的时间这么长,系统残忍程度可以想象?
      等一下,咦,脑海里面那么大的蘑菇云停止了继续扩大趋势,几个意思?
      我冤枉系统凯哥了?他在上辈子临死前为自己争取了活下去的机会?
      不能吧!
      凯哥也不过是一个会发出声音的冰冷数据系统而已啊!
      他自己都是没有生命的东西,岂能神奇的为一个菜鸟逆天?
      对了,他逆天不了,赵德楠记得上辈子她最后机会失败死亡的瞬间,系统自毁爆炸了!
      当时自己脑子里就一片刺眼的白光,到醒来,特么的再次回到了任务开局,洞房花烛夜的下半夜。
      “系统,凯哥?哥,你在吗?”
      赵德楠哪怕相信系统自毁了,但还是对着脑子里的一大片白乎乎的蘑菇云,用意念不断叫着。
      叫了很多次,没人搭理自己,蘑菇云也没有再扩大,只是好像在凝实一样,再之后外表的白色也不刺眼了。
      赵德楠觉得自己似乎得救了!爆炸的毁灭感觉没了,只觉得脑子里多了一个很大的凝实的蘑菇似的。
      并且赵德楠感觉到自己跟这个蘑菇产生了感应,莫名觉得自己能进去。
      劫后余生的赵德楠,稳稳自己的心态,不能轻易实验进去,至少要下床到隔壁的洗漱房间,闩上门才能实验。
      三辈子的身边男人,装睡,装死技能太厉害,她不会愚蠢的赌他这一刻是真的睡着的。
      嗯,果然危险似乎解除,她的身体能动了。
      感谢大秦女人地位低下,她作为妻子睡在床的外侧,挺方便下床的。
      赵德楠不知道,在她下床后,躺在里面的男人就睁开眼睛了!
      他的眼神一片冰冷,他脑子里一个人从记事到洞房花烛夜,所有的记忆,才堪堪被他梳理完。
      赵家用赵德楠一个嫡长女,来赌自己女婿未来出息吗?
      赌赢了,大概赵家几个读书的父子,应该都有钱读书考试了,也有人脉了?
      赵家如今到了山穷水尽,一份赶考的钱都凑不上了吧?
      没有短视的卖了长相不错的嫡长女,只怕不仅仅是有赌自己这个童生能高中的原因,也是怕赵家将来即便高中了,也背负卖女的污名吧?
      一家子的男人,父子三个人,全靠佃祖田勉强度日,随着他们赵家的读书花销时间越长,祖田卖的越多,如今光靠卖祖田已经坚持不多久了吧?
      不要钱的一副高义姿态的跟自家结亲,让娘跟哥嫂们喜出望外。
      以为占大便宜了!
      难道就没听过便宜没好货吗?
      还有,就不能打听打听,赵德楠本人态度吗?
      她本人年幼跟着母亲两个女人,操劳了十几年读书父亲,两个弟弟的一切生活琐事,她母亲累到病死,他那个读书的爹都没有舍得拿出一文钱出来给她治病。
      赵德楠本人更是常年过度劳累,两眼无神的,一副厌恶读书人的样子,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孟东辰就曾被她眼神厌恶过一次。
      仅仅的一次偶遇,赵德楠厌恶孟东辰这个读书人,孟东辰则一样看不起这种看不起读书人的无知女子。
      罢了!
      既然双方都互相厌恶,他这个莫名其妙的穿越外男,以后自当跟赵德楠保持距离为好。
      不论从原主的立场,还是从自己本身立场,他都不想跟赵德楠再有这样的事了!
      和离,休妻,可能是没有机会的,并且这对女人来说,确实也是残忍的事。
      他会给她嫡妻的脸面,也仅限于外面场的脸面,这是他能拿出的最大努力了!
      但愿原主死前的洞房花烛夜能一举得男,也但愿赵德楠不负她自己的好名字,一举得男。
      赵德楠,你的命好不好,且看你的名字灵不灵了!
      只要你能一举得男,我就给你嫡妻身份脸面。
      如果不能,那就对不起了,我既然用了旁人的身体,就有责任为他父母生出嫡孙来。
      而这个原主的真正嫡妻,我是不可能碰的,唯有放弃。
      女人自该从一而终,即便赵德楠你不知道,我也不能做不知廉耻的事。
      哪怕放你走后,你另外嫁人,起码那个男人不是自己。
      如此,原主孟东辰也该跟自己两清了吧?
      大秦?
      这个大秦跟自己所读史书中的秦国,有些相似,但也有很大不同。
      没有秦王嬴政,没有胡亥二世而亡。
      这里的大秦国祚一百年了,车同轨,书同文,百姓算的上安居乐业。
      不然他所处的这个白马镇,也不会有这么多寒门子弟能够读书。
      这跟自己所处的大明朝张居正为相时期,民生,教育都差不多。
      寒门能供学子,寒门也能出状元,读的书,很大程度竟然离奇的跟大明要考的范畴差不多。
      呵呵,不得不承认,赵家那个童生岳父,一文钱聘礼不要白送的这个嫡长女,还真是赌赢了呢!
      自己再考一遍这些东西,出入并不大,应该不难,即便再入朝为官,也应该如鱼得水吧?
      官场上万事不过一句话,顺势而为!
      不过赵家最终有没有赌赢,还要看赵德楠有没有本事,为原主一举得男了!
      赵德楠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下来了!
      从最初的无奈认命准备等死,到劫后余生的松口气,再到忽然发现脑海中的大大蘑菇,里面竟然是一片空间?
      空间地面是很深很松软的黑土地,至少五百亩的样子,空间里的高度,差不多有百米的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