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谋划举办酒席

在爱情公寓里混过的日子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从前看电视剧的时候,看到剑晨霸占了楚楚,觉得剑晨真是个人渣!一点点诱惑都抗不住也好意思拿英雄剑?
      现在张伟理解了剑晨,甚至很羡慕他!剑晨的处境要比他好得多,剑晨只需要兽性大发一次就能解毒了,而张伟发现自己在“欲火焚身”下,根本没有贤者模式!
      系统很讲信用,说“欲火焚身”三天就“欲火焚身”三天,一秒都不中断!无论发泄多少次都依然保持这个状态!
      没办法,张伟只能选择硬抗。第一天过去后,张伟已经不能看到任何一个女人了!而第二天,已经连男人都不能见了!到了如今第三天,张伟觉得自己连动物都无法接触了!
      去踏马的系统!张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踏出房门一步,眼看着三天的时间就要过完了,胜利就在眼前!
      “哎,咖喱酱,这两天怎么没看到张伟啊!他在干什么呢?”吕子乔拿着拖把弯着腰在费劲地拖地。
      而陈美嘉、咖喱酱和胡一菲三人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吃零食。
      “烦死了!”陈美嘉偷偷伸向薯片的手被眼尖的吕子乔一巴掌给拍了下来。
      “伟哥说他这两天需要闭关!因为广播体操已经练到大成了,需要闭关突破,要我千万别去打扰他!”咖喱酱显得很高兴,“所以他还给我放了几天假!”
      “你们还真的信张伟的忽悠啊?什么破广播体操能够激发大脑潜能?记忆力提升到比计算机还要强?”胡一菲扶着额头叹道:“肯定是逗你们玩的!”
      “一菲,有些事你不得不信!张伟这几天真的很邪门!自从见了那个叫诸葛大力的女孩开始的!”
      吕子乔杵着拖把,认真地说道“比如昨天晚上凌晨半夜,我跑过去想拿点厕纸,一回头就看到张伟在我背后恶狠狠地盯着我,把我吓一跳!那眼神就像我是他的杀父仇人一样!虽然张伟平时抠门,但也不会抠门到这种地步啊!”
      “我知道啦!”陈美嘉的八卦推理之火熊熊燃烧起来,开口抢答:“一定是张伟对诸葛大力一见钟情,但张伟觉得自己又老又穷又才疏学浅根本配不上诸葛大力!”
      “所以张伟就自卑,有多喜欢就有多自卑!在这种压力下,张伟就想改变自己提升自己,就一宿一宿不睡觉,结果误打误撞下打开了身体某个开关,从而记忆力大增!”
      陈美嘉兴奋地推理完后,众人皆是一头黑线,咖喱酱把薯片嚼得咔咔响,含糊不清地说道:“我怎么觉得广播体操这个说法更靠谱呢!”
      “好啦!都别瞎猜了!张伟都这么大的人了,有什么事自己能处理好!”胡一菲按着太阳穴痛苦地说道:“但最近这个装修计划搞得我三叉神经好痛,你们既然个个都这么空闲不如来帮我出出主意,我这个房子到底应该怎么装修?”
      想到胡一菲买的那个挖掘机房型的房子连专业的装修公司也不敢接手,众人也是一阵头疼!
      “一菲姐,你是了解我的!”咖喱酱抢先开口:“我学历低,只擅长睡和吃!”
      “一菲,你是了解我的!”陈美嘉抚摸着自己肚子说道:“我现在怀孕了,医生嘱咐说不能太劳累,对于我来说,动脑子真的太累了!”
      “一菲,你是了解我的!”吕子乔看到胡一菲最后把目光看向他,连忙把拖把一扔连连摆手,“我还忙着找工作呢!实在没时间!”
      “唉……就知道你们都靠不住,什么都指望不上!”
      吕子乔轻轻碰了一下陈美嘉,陈美嘉立刻会意,“对了!我和子乔有一件事情要宣布!我们决定摆酒席!”
      “哦!酒席?就是说有大餐吃了?”咖喱酱立马激动起来。
      “你们不打算举办婚礼了?”胡一菲不像咖喱酱,只把重点放在吃的上面。
      “婚礼肯定要办!只是现在经济条件还不允许!所以我们决定先摆一桌酒席广邀亲朋好友,庆祝庆祝!”吕子乔搂着陈美嘉的肩膀,温柔地说道:“以后我一定给你补办一场世界上最浪漫的婚礼!”
      “一桌酒席?还广邀亲朋好友?你们不觉得有点矛盾吗?”胡一菲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这两人的用意,“该不会酒席的客人只有爱情公寓里这几个人吧?”
      “什么时候在哪里开席啊?”咖喱酱还是只关心什么时候能吃到大餐。
      “今天晚上!就在爱情公寓里,我和子乔联手下厨!要是一菲你能把曾老师召唤回来就更好了!”
      吕子乔在一旁补充道:“最重要的是记得带好份子钱过来哦!”
      “一颗、两颗、三颗……”张伟在房间里又开始数起了安眠药,熬到现在张伟的意志已经快要崩溃了,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呐喊着一句话“我要**”,只能使出最后一招,安眠药大法了!
      一梦解千愁和一醉解千愁的原理都是差不多的,只不过灌醉自己太麻烦了,还是安眠药快速方便!
      古有庄周梦蝶,今有盗梦空间!说明梦境总是游离在离谱和荒诞之间。
      不知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是安眠药吃得太多了,张伟竟然梦见变成了一个和尚,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袈裟,头顶上凉丝丝的,盘膝坐在一间富丽堂皇带着古代风格的房间里。
      但一根绳子结结实实地把他五花大绑捆成了一个粽子模样,还有一团布絮塞在他的嘴里,让他张嘴只能发出“呜呜”声!
      这一定是一个梦!不知道为什么张伟能够清楚地认知到现在是在做梦!
      被绑成这样是什么情况难道是被绑架了?不过既然在做梦,又有什么好怕的?但难受的是,在梦里依然感受到“欲火焚身”的折磨!
      “哇!真的难受!好想射点什么啊!”在这种情况下,张伟竟然本能地开始默念经文:“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南無,阿唎耶……”
      张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懂得念经,但一个和尚会念大悲咒也是一件很合情合理的事情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