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厕所里的大爷

在爱情公寓里混过的日子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厕所里的天花板上悬挂照明灯忽然忽明忽暗地闪烁起来,张伟从睡梦中猛然惊醒,看着像是电压不稳一闪一闪的灯光和寂静无声的环境,才发觉自己居然在厕所里睡着了!
      估计是昨晚再度使用“过目不忘”技能背法律法规,头疼了一晚上太过劳累,加上和尚的诵经声太过催眠导致的!
      一看时间,居然已经过了一个小时!看来子乔那边肯定已经错过了,都是天意啊!
      斗地主三人和两个便秘的老男人都已经离开了,只听得到自己踩在地板上“啪啪”的响声,正当张伟准备走出厕所时,背后传来一道阴沉沉的声音。
      “小伙子!”
      张伟回头一看,瞬间全身都惊起了鸡皮疙瘩!只见在第一个隔间拉开了一道门缝,卡着一颗头发花白皱巴巴像干尸一样的人头,正对着自己露出诡异的笑容!
      常言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在这千分之一秒里,张伟犹豫着是否先下手为强,趁其不备攻下这颗死人头!
      但又转念一想,鬼怕是免疫物理伤害的,这莽然冲过去会不会是正好羊入虎口?
      貌似这人头也不敢攻过来?是不是在下水道里钻出来的时候卡住了?现在正是动弹不得的时候!那自己应该拔腿就跑啊!
      “小伙子,有纸吗?”在张伟胡思乱想时,这人头又开口了!
      “纸?那种擦脸擦嘴擦屁股的纸?”张伟一想,鬼是不可能需要纸的!鬼又不吃饭拉屎!原来这是个人啊!
      “上厕所忘带纸了!在这等好久了!才终于碰见个人!”那张皱巴巴的老脸说着说着竟有些羞意。
      “不好意思,大爷!纸用完了!”张伟一摊手,看着大爷的脸色由晴转阴,然后把门一关又缩回隔间里去了!
      “哎,大爷!你打算继续躲在里面吗?”张伟敲敲门,感觉这位大爷挺可怜的,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受这种罪。
      “不然怎么办?我半截身子入土了,还在乎什么?不就只剩个体面了吗?”
      “你不能打个电话家人或者朋友吗?”张伟帮忙出着主意,“听说现在还流行点个外卖再让外卖小哥帮忙带点东西!”
      “我家人都不管我,也没有朋友!而且我也不会点外卖!”大爷显得有些不开心,好像是被张伟的话戳到了痛处!
      “唉!那你再等一下吧!我出去帮你找点纸!”张伟还是决定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大爷,你来这里干啥啊?”十分钟后,张伟和大爷终于离开了这个都带给两人不好记忆的厕所。
      大爷穿着一条很长很宽大的牛仔裤子,裤脚往上翻卷了几圈才不至于拖地,上身则是经典牌红色背心,斜挎着一个印着闪闪红星的单肩包。
      听到张伟的问话,大爷先是清了清嗓子,咳出一口老痰,正想向外发射,但看到的都是光溜溜的地板感到无处下嘴,又憋回了嘴里含着。见此,张伟只好又塞给大爷一包纸巾。
      “小伙子,你是个好人啊!”
      “好人没前途啊!”
      “说的也是啊!”大爷很赞同地点点头,一副深有感触的模样。
      “这上面不是有个律师事务所嘛!我是想找个律师谈点事!”大爷又问过张伟:“那你又是来干啥的?”
      “我?我的事不重要!”张伟决定永远都不会跟别人说起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咦!大爷,你要找律师?我就是一个律师啊!有什么事你可以找我啊!”张伟忽然想起来了自己也是一个律师啊,而且事务所还没开过一次张!
      “真的?大爷信你!”大爷一马当先往前走,“咱们找个地方慢慢谈!”
      两人找了个街边的长椅坐下,这地方一点也不安静,右边一家珠宝店拿着大喇叭,震天响地放着“不干了,关门了……晚上八点,准时拆店,打包走人!”
      而左边有一只喜羊羊和一只美羊羊,快乐地摇摆唱着“爸爸的妈妈是儿子,儿子的爷爷叫舅舅!”
      唯一的好处就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所以代表着来来往往的小姐姐也很多!
      “大爷,你贵姓啊?”张伟递给旁边的大爷一瓶矿泉水。
      “啊?我不渴!”大爷盯着路过的一位穿着超短裙的大长腿美女目不转睛,连连摆手没接过张伟的矿泉水。
      “不是,我是问你贵姓?”
      “哦!我姓秦!”秦大爷指着那位美女对张伟说道:“她长得很像我老婆!”
      “啊?我们还是谈谈你找律师的事吧!”张伟心想,现在连老人家都这么骚了吗?
      “好吧!那我就从头说起吧!”秦大爷望着姑娘拐入街头转角后,终于收回了目光。
      “其实我老婆死的早!很早!那时候我家里成分不好,长得不好看也穷得叮当响!周围十里八乡没有姑娘肯嫁给我!媒婆见了我就跑!我没办法就等啊等啊!等到了三十六岁那年!”
      张伟一听开头就知道故事还很长,先是相知相爱结婚然后相濡以沫互相扶持,估计还要掺杂一段养儿育女的艰辛。
      “她终于同意了嫁给我,我太高兴了!摆宴席那天我请了全村的人过来喝酒!我要他们都知道我不再是光棍!结果那天发生一件我现在都还在后悔的事!你知道是什么吗?”
      “你错过了自己的婚礼?”
      “还会有人会错过自己的婚礼?”秦大爷惊讶地反问,“比那个好些,那天我喝太多了!结果错过了洞房花烛夜!”
      “然后呢?”
      “然后……唉!”秦大爷叹气道:“然后我老婆第二天去赶集的路上,被拖拉机撞了!就没了!”
      “额……所以你是想给你老婆打官司?这车祸都发生这么多年了,怎么现在才处理啊?”张伟感觉自己终于抓住了秦大爷的想法。
      “不是!我老婆是事故当年就已经处理了!”秦大爷仰头道:“我是觉得我年纪大了!估计没几年好活了!我想立个遗嘱!”
      “遗嘱?”张伟看了一眼穿着朴素的秦大爷感到奇怪,立遗嘱不是一般都是家财万贯的人干的事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